首頁 > 路橋精英 > 正文
山東高速路橋集團黨委書記周新波:攻克路面綠色養護技術
2019-09-23 來源:齊魯壹點
  21世紀初,當大多數同行還沉浸在大規模公路建設的浪潮中時,山東路橋已然布局路面綠色養護產業,并在隨后的發展中重點攻克相關技術。目前,山東路橋承攬著省內外3600多公里高速公路、橋梁的日常養護任務;2019~2020年度,由公司設計施工總承包規模中標養護專項工程量近20億元……多年來,山東路橋圍繞主業攻科研,延伸綠色路橋產業鏈,其投入與成效,時間都知道,數據能證明。

  山東路橋黨委書記、董事長周新波接受《山東國資》采訪

  7月23日,由山東高速集團下屬單位山東高速路橋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山東路橋”)自主研發的國內首臺智能駕駛瀝青路面就地熱再生機組正式投入使用。對于這項填補國內行業空白的技術,日前接受本刊記者采訪的山東路橋黨委書記、董事長周新波介紹:“這只是我們攻克綠色路面養護技術征程中的一個小節點。”

  領跑路面綠色養護

  對于非路橋行業人士來說,乍一聽到路面綠色養護(以下簡稱“綠色養護”)這個概念,可能感覺有點蒙。事實上,它跟我們的日常出行息息相關。簡單來說,綠色養護就是在公路養護及運營的全生命周期過程中,堅持“修舊利廢、節約資源、保護環境、安全運營、提升服務”原則,以實現控制資源占用、減少能源消耗等要求,確保公路養護與環境保護共同發展。

  《山東國資》:山東路橋是從什么時候開始涉足綠色養護的?

  周新波:21世紀初,我國公路產業開始邁入大規模建設時期,“要想富先修路”的口號那時候喊得格外響亮。山東路橋沒有沉浸在行業興盛的浪潮中迷失方向,而是對路橋產業的發展進行了更加長遠的研判,認為隨著我國公路里程數的日益增加和國家對環保的重視,綠色養護將成為可持續的潛力產業。所以,我們早在2001年就組建了養護事業部,對綠色養護相關技術及設備重點關注。當時,國內對綠色養護的關注度還比較低,即使是一些業內人士,也只是停留在概念認識層面。而那個時代,對于破損嚴重的道路一般就是銑掉重建,費時又費力。2005年,我們就花2000萬元重金引進了加拿大的一種路面再生熱風循環設備。之后的幾年,我們利用承建省內和天津、內蒙古等省外項目的機會,積極開拓綠色養護市場,這種設備在我們的客戶中迅速獲得認可,路面再生技術也被逐步推廣。

  《山東國資》:山東路橋為何這么看重綠色養護產業?

  周新波:從宏觀背景來看,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突飛猛進。近年來,我國公路和高速公路通車總里程一直穩居世界第一,但隨著公路建養與資源環境矛盾日益凸顯,道路發展正由建設高峰期朝路面養護轉變,綠色養護勢在必行。統計數據顯示,我國公路養護里程從2006年底的268萬公里躍升到2017年底的477萬公里,大規模公路養護時代已然來臨,可以說綠色養護產業前景廣闊。從企業自身發展的角度看,綠色養護無疑為我們路橋企業提供了業務拓展和轉型升級的巨大空間。打個比方說,修路架橋相當于蓋房子,養護產業則相當于提供物業服務。綠色養護產業的可持續性不言而喻。

  《山東國資》:目前,山東路橋在綠色養護產業方面取得了哪些成績?背后的關鍵原因是什么?

  周新波:目前,山東路橋承攬著省內外3600多公里高速公路、普通等級公路和橋梁的日常養護任務;2019~2020年度,由山東路橋設計施工總承包規模中標養護專項工程量近20億元。最關鍵的原因,在于我們對綠色養護技術的重視。在我們綠色養護產業的發展過程中,科技引領的效應突出。作為國內第一批進軍綠色養護的企業,山東路橋自涉足綠色養護產業伊始,就非常重視對相關技術的關注與研發。一開始是引入國外的先進設備;2008年組建了自己的再生設備研發團隊;2010年成功研制出國內第一套多步法瀝青路面就地熱再生機組;2013年組建了山東省瀝青路面再生工程技術研究中心;2015年交通運輸部公路交通節能與環保技術及裝備交通運輸行業研發中心落戶路橋,也是在這一年,我們提出了“舉集團之力發展再生”的新戰略;2019年4月,我們自主研發的2.0版瀝青路面就地熱再生機組下線,7月23日,國內首臺智能駕駛系統通過專家組驗收。

  目前,我們已經參編了國家行業標準《公路瀝青路面再生技術規范》、山東省地方標準《公路瀝青路面就地再生施工技術規程》,起草中國公路建設行業協會標準《瀝青路面就地熱再生施工技術指南》和《瀝青路面廠拌熱再生施工技術指南》;復合式澆注瀝青混凝土鋪裝技術,編制形成魯蘇兩省地方標準,獲中國公路學會科學技術特等獎。

  圍繞主業攻科研

  近年來,山東路橋堅持科技創新驅動發展戰略,在科研經費方面的投入逐年遞增,用以打造具有核心競爭力的新技術、新裝備、新材料。其中,僅2019年上半年,就已經投入研發經費8000萬元,享受稅收優惠1500萬元。

  《山東國資》:山東路橋為什么在綠色養護產業方面投入這么多的科研力量?

  周新波:現代企業的競爭,主要還是科研能力的競爭。路橋產業是我們的基礎產業,“圍繞主業攻科研”是開展科研工作的戰略性指導思想。多年來,我們在路橋承建方面積累了豐富的客戶源,這些客戶源也是綠色養護的潛在客戶群。我們通過修路建橋,樹立起“山東路橋”的金字招牌,如果在綠色養護技術方面又走在前列,客戶本身就有這方面的需要,我們從這些客戶手里拿到綠色養護業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有些客戶就跟我們說,看你們修的路這么好,養護工作交給你們做也放心。這是一種良性的循環。

  《山東國資》:您覺得“圍繞主業攻科研”這種科研思路的優勢體現在哪些方面?

  周新波:首先,這種科研思路有利于我們在行業當中形成“人無我有,人有我優”的先發優勢;其次,這種科研思路是以市場需求為導向的,自然不存在科技成果轉化的問題。比如,我們自主研發的瀝青路面就地熱再生、就地冷再生、廠拌熱再生、廠拌冷再生等四大類綠色養護技術,都是基于對市場需求的滿足與引領。目前,就地熱再生技術的效果最好,廠拌熱再生技術最成熟,廠拌冷再生技術因為成本低而使用最廣泛,就地冷再生技術我們也已經掌握。不過,就地冷再生技術并沒有進行重點突破,原因是目前使用范圍太小。這正是我們基于市場需求導向而做出的科研決策。我們會持續關注和研判行業發展態勢,從而對科研側重點做出相應調整。還有我們自主研發的路面清掃車百公里耗油量只有30升,而之前引進的清掃車則需要80升。這也是我們“圍繞主業攻科研基于市場做改進”的一個很好佐證。

  《山東國資》:下一步,在綠色養護方面,按照“圍繞主業攻科研”的戰略思路,山東路橋將有哪些新的布局?

  周新波:目前,在綠色養護運作機制建設方面,我們已經制定了《綠色養護基地布局規劃初步方案》,并有一些成功的案例。比如,在浙江嘉興設立的綠色養護站,達到全國一流水平。下一步,計劃圍繞綠色養護業務重點區域,與掌握站點場地資源的企業或機構合作,進行養護站布點,以點帶面,逐步連成片,從而形成山東路橋的綠色養護“地圖”。

  這樣規劃主要是基于兩大原因:一是目前的環保壓力大、要求嚴,土地稀缺,自己走場地審批流程耗時又耗力,而我們有技術優勢,跟擁有場地資源的伙伴對接后,能夠迅速提升雙方在綠色養護領域的實力;二是我們非常看好綠色養護產業的持續性,路就躺在那里不會跑,周期性養護成為一種必然趨勢,就近布點是降低成本的一種有效策略。具體的合作方式,我們正借助混合所有制改革的契機,通過股權合作等方式進行一些探索,預計今年年底可以新增養護點10多處。

  延伸綠色路橋產業鏈

  6月18日,山東省首個鋼結構橋梁工程技術研發中心落戶山東路橋,標志著省內鋼橋梁技術領域產學研深度融合平臺正式啟動。這是山東路橋“圍繞主業攻科研延伸綠色路橋產業鏈”發展模式的一個典型縮影。

  《山東國資》:圍繞主業,山東路橋在科研方面有哪些規劃?

  周新波:路和橋是我們的主業。目前,我們在路面綠色養護方面積累了比較豐富的實踐經驗,相對來說,在橋梁的養護方面實踐要少一些。所以,下一步準備將綠色養護業務也重點延伸到橋梁方向。

  《山東國資》:為什么有這樣的規劃?

  周新波:作為始建于1948年的老牌路橋企業,我們對行業的發展有著一種天然的敏感。早在多年前,我們就有這樣一種研判:隨著我國公路建設的深入,在承建的路橋工程中,好修的平坦公路占比將越來越少,難修的山區公路占比將越來越多,橋隧的比例將越來越大。因此,在深耕公路業務的同時,一直沒有放松對橋梁技術的投入,其中也包括對橋梁綠色養護的關注。2000年,在南京二橋項目中,我們就創造性地在鋼橋面上鋪設環氧瀝青,這在全國是第一家。南京二橋的橋面設定使用年限是15年,到現在還在使用,已經安全超期服役好幾年。

  近年來的路橋行業發展趨勢,印證了我們當初研判的準確性。相關統計數據顯示,我國新建道路橋隧比逐年遞增。在感嘆施工難度加大的同時,我們也非常慶幸地意識到:多年來我們在橋梁技術方面的耕耘也將迎來集中收獲期。這無疑進一步增強了我們追加橋梁技術投入的信心。今年6月份,山東省首個鋼結構橋梁工程技術研發中心落戶山東路橋,就是一個很好的證明。這個中心是我們聯合山東大學等多所高校共同設立的,將發揮產學研示范效應,集鋼橋梁設計、科研、咨詢及產業化運作于一體。這是我們針對省內鋼橋梁技術資源整合、成果轉化、行業發展等方面進行的積極探索。

  現在鋼橋梁業務方面,路橋已經可以提供從生產到安裝的一體化服務。我們在濟南章丘區擁有占地7萬平方米、年生產量達10萬噸的鋼結構產品加工制造基地。鋼橋梁是國家非常提倡的一種橋梁材質,具有可再生利用的巨大潛力。后面橋梁的維護業務,我們也要跟上去,市場潛力很大。事實上,我們已經跟同濟大學合作成立了專業化的橋梁加固公司,專注于橋梁特別是大型橋梁的綠色養護。

  《山東國資》:在設計施工一體化漸成趨勢的今天,對路橋業務的贏利模式,您有哪些思考?

  周新波:設計施工一體化對路橋企業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也帶來了大好的轉型升級機遇,圍繞路橋主業發展全產業鏈是我們的基本商業思路。多年來,我們完成了國內瀝青再生設備框架體系搭建工作,自主研發生產了一系列非常實用的路橋作業及養護設備。但在未來發展中,路橋不傾向于直接出售這些生產設備,而是通過技術工藝輸出、股權合作等方式,整合市場優質資源,突破內部資源約束,拓展上下游產業鏈,從而擴大企業規模和效益提升。客觀來說,我們自身在設備生產方面的能力不夠,因為我們并非專業的重裝設備生產商,在批量生產方面,還應該是專業的人干專業的事兒。主觀上,山東路橋也更加傾向于輕資產運作的技術智力輸出模式。我們認為,最寶貴的資源是通過技術智力輸出掌握的市場資源,而相比賣設備,這種智力輸出具有更強的可持續性。

  從更加宏觀和長遠的角度說,綠色概念并非僅針對建設環節,而是對路橋的規劃設計、建設施工和養護管理全過程的整體要求。圍繞綠色路橋產業,展開全生命周期的探索和實踐,正是我們現在和未來的業務主攻路徑。

  深挖廣大職工創新潛能

  “圍繞主業攻科研”的過程中,山東路橋水到渠成地收獲了一系列科研成果和科技表彰。其中,僅2018年,山東路橋就取得授權專利20項、公路工程工法6項,3項綠色養護科技成果入選交通運輸部重大科技創新成果庫,還有省部級以上創新成果29項,其中“瀝青路面再生利用及低碳建造關鍵技術研究及應用”“瀝青路面廠拌再生標準化施工技術研究”分別獲得中國循環經濟協會科學技術獎一等獎、中國公路建設行業協會科學技術獎一等獎。因為這些成績,山東路橋被評為中國公路建設行業科技創新型領軍企業,周新波被授予交通運輸行業重點科研平臺主任聯席會議十大創新人物,張建民、呂新建等員工被授予中國公路建設行業“科技創新英才”。而在周新波看來,山東路橋的創新潛能尚沒有完全開發出來。

  《山東國資》:您覺得目前山東路橋開展科技工作的最大“痛點”是什么?

  周新波:在這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的時代,我認為每一位員工身上都蘊藏著巨大的創新潛能,關鍵看企業如何調動,特別是基層員工。基層員工是最接近項目現場和市場需求的群體,雖然目前我們的科技創新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績,但主要集中在一些典型個人身上,還沒有形成全員參與的局面,基層的創新潛力并沒有得到充分釋放。

  《山東國資》:造成這種局面的原因是什么?

  周新波:我覺得還是觀念的問題。人是具有主觀能動性的,只有在觀念上真正接受并認可,才能在行動上有所體現。不僅僅是科技創新工作,其他工作的推動也是同樣的道理。如果我們想要推動的工作在員工看來與己無關,那他們肯定就不會在意。所以,作為管理者,要想辦法讓員工明白企業工作與其個人利益息息相關,并且要給予廣大員工實實在在的實惠,即在企業與個人之間建立起一種“利益共同體”的關系。

  《山東國資》:針對科技創新工作,山東路橋準備采取哪些措施,調動廣大職工的創新積極性,構建起“利益共同體”?

  周新波:坦白說,這幾年,我們一直在反思和改進這方面工作。其中,加大對科技創新的獎勵,是比較有效并在持續加力的關鍵措施。2015年,我們印發了《山東省路橋集團有限公司科技創新管理辦法》,通過制度化激發和保障廣大員工參與創新的熱情和權益。2018年,我們拿出近百萬元,獎勵科研人員。今年3月份,根據這幾年的發展趨勢,制定了創新研究開發費用管理辦法,同時對科技創新管理辦法進行了修訂,主要集中在大家最關心的獎勵額度方面,同時還增加了標準和質量獎的獎勵。我們致力于綠色路橋的全產業鏈發展,就必須高度重視標準化工作,從創新導向上抓起,從觀念上滲透。6月份,在充分調研的基礎上成立了“楊榮泉創新工作室”,意在發揮先進典型的示范引領作用,進一步把技術人才個體優勢發展為群體優勢。

  非常感謝山東高速集團對我們的支持,特別是在科技創新方面,山東高速集團本身就非常重視相關工作,在制度建設、資源引進、人才培養等多個方面,都給予了我們很多指導和鼓勵。

  數說山東路橋

  多年來,山東路橋圍繞主業攻科研,延伸綠色路橋產業鏈,其投入與成效,時間都知道,數據能證明。2016~2018年,山東路橋年營業收入分別為81.47億元、123.85億元、147.68億元,年利潤總額分別為6.04億元、7.71億元、9.02億元,年人均產值分別為307.25萬元、455.99萬元、518.73萬元,年人均利潤額分別為22.78萬元、28.4萬元、31.68萬元;價值50萬元以上的作業設備保有量分別為557臺/套、633臺/套、682臺/套(2019年上半年,這一數據躍升為829臺/套)。

  目前,山東路橋完成了綠色養護再生設備框架體系搭建工作,獲得國家級、省部級工法38項,專利授權61項,省部級獎勵上百項。就地熱再生機組累計完成再生路面施工約1500萬平方米,折合單車道接近4000公里,節約石料100多萬噸。廠拌熱再生拌和樓累計生產再生混合料30余萬噸,間歇式廠拌冷再生拌和站實現了設備工作單元的高度集成、間歇式攪拌和環保升級。在鋼橋梁制造領域,山東路橋承接了平陰黃河大橋、青島海灣大橋膠州連接線等合計36000噸各類型鋼橋梁的加工項目;在鋼橋面鋪裝領域,已先后完成南京長江大橋、二橋、三橋、四橋,蘇通長江公路大橋、膠州灣跨海大橋等15項國家重點工程,累計施工面達60萬平方米。

Copyright © 2007-2022 www.sqirsj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熱線:010-64708566 法律顧問:北京君致律師所 陳棟強
ICP經營許可證100299號 京ICP備10020099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311號
新时时五星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