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專家觀點 > 正文
監理單位及人員刑事案件15例
2020-03-26 來源:張國印建設工程號 

  1、甘肅省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2018)甘01刑終5號刑事裁定(2018年2月28日)

  原公訴機關甘肅省蘭州市城關區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單位)B監理公司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宋某某,B監理公司副經理

  一審法院查明:2006年,廣東省佛山市公共衛生大樓進行建設工程委托監理招標,被告人宋某某作為B監理公司副經理參與投標,并以835353元中標。2008年,因該項目需更換地址,被告人宋某某為使本公司繼續監理該項目并按新的監理收費標準增加監理費用,找到主管該項目的籌建辦主任溫某某幫忙,后在溫某某幫助下,B監理公司繼續監理該項目并將監理費用增至1784550元。2009年至2014年期間,被告人宋某某代表公司先后四次向主管該項目的籌建辦主任溫某某送好處費共計27萬元人民幣。

  一審法院判決:一、被告單位B監理公司犯單位行賄罪,判處罰金10萬元;二、被告人宋某某犯單位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八個月,緩刑一年。

  二審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2、襄陽市樊城區人民法院(2018)鄂0606刑初277號刑 事 判 決 書(2018年9月14日)

  公訴機關襄陽市樊城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G監理公司

  被告人王某1,G監理公司副總經理

  其他被告人略

  一審法院查明的事實中有:

  2016年11月,被告人周某得知襄陽市龐公大橋PPP項目監理要進行二次招標,遂與被告人陳某預謀尋找公司參與投標,從中獲取幫助中標的好處費。陳某聯系被告單位G監理公司武漢分公司工程部技術負責人被告人吳某,提出可幫助G監理公司是,G監理公司中標后要支付好處費。吳某向G監理公司副總經理被告人王某1匯報后,王某1表示同意。同時,周某聯系被告單位X項目管理公司董事長被告人王某2,以G監理公司名義與被告人王某2、宋某、董某多次商量,由兩家公司相互配合競標,并約定無論哪一方中標,都要給未中標方經濟補償人民幣60萬元。

  2016年11月8日,襄陽市龐公大橋PPP項目監理報名截止,僅有被告單位G監理公司、X項目管理公司和中鐵武漢大橋工程咨詢監理有限公司報名。投標截止前,分別由被告人周某與X項目管理公司的被告人王某2、宋某、董某聯系,被告人陳某與G監理公司的被告人王某1、吳某聯系,多次串通投標報價。2016年11月25日投標當日,X項目管理公司、G監理公司分別以人民幣974.88萬元、975.55萬元標的投遞標書。同年11月30日,中標結果公示,G監理公司為第一中標候選人,X項目管理公司為第二中標候選人。陳某遂按照周某的要求,找吳某索要幫助中標的好處費,吳某向王某1匯報,經王某1同意后,G監理公司于2016年12月2日向武漢分公司匯款人民幣10萬元。當天,吳某從武漢分公司財務領取現金人民幣10萬元交給陳某,陳某又將此款交給周某。

  2016年12月初,被告人王某1、吳某與被告人王某2、宋某、董某見面,商議中標后的補償支付方案。王某2提出G監理公司棄標,由X項目管理公司中標,給予G監理公司一定的經濟補償,王某1不同意。后經過雙方多次協商,王某1考慮與業主洽談未果,遂表示同意棄標,但要求X項目管理公司給予補償。2016年12月7日,G監理公司提交棄標聲明,王某2安排董某從X項目管理公司財務部領取現金人民幣50萬元交給吳某,吳某將此款給王某1,由王某1上交到G監理公司。2016年12月20日,襄陽市政府投資工程建設管理中心向X項目管理公司發出中標通知書。2017年1月,王某2安排宋某分兩次從X項目管理公司財務部領取現金人民幣60萬元,支付給被告人周某。

  案發后,G監理公司已將非法所得的人民幣50萬元贓款退繳公安機關。本案在審理過程中,被告人周某退繳非法所得人民幣35萬元。

  一審法院相關被告單位G監理公司、被告人王某1的判決:一、被告單位G監理公司犯串通投標罪,判處罰金人民幣二十萬元;二、被告人王某1犯串通投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三、被告單位G監理公司非法所得人民幣50萬元和被告人周某非法所得人民幣70萬元予以追繳,上繳國庫,并由追繳機關依法處理。

  3、黑龍江省克山縣人民法院(2018)黑0229刑初139號刑事判決(2018年12月12日)

  公訴機關黑龍江省克山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L監理公司某分公司

  被告人張某,Q建設監理有限公司監理

  一審法院查明:2013年5月16日,被告人張某以其愛人黃某英任負責人的形式注冊成立L監理公司某分公司,后負責人變更為黃磊,由張某實際負責經營。2015年在文某的推薦下,時任克山縣發展和改革局局長的王某(已判決)答應將克山縣2014年田間工程建設項目監理業務交由張某的L監理公司某分公司負責。6月25日,L監理公司某分公司與克山縣發展和改革局簽訂監理合同,監理服務酬金為343800元。合同注明監理業務由L監理公司某分公司承擔。2015年9月,為表示感謝,由文某代表公司在克山縣晟豪小區送給王某80000元。2015年10月,在克山縣2015年田間工程建設項目招標前,王某給張某打電話問他還有工程是否想干。為了獲得監理業務,張某在齊齊哈爾市送給王某50000元。2015年11月20日,L監理公司某分公司與克山縣發展和改革局簽訂了克山縣2015年田間工程建設項目監理合同。約定監理業務由L監理公司某分公司承擔,監理服務酬金為137520元。綜上,L監理公司某分公司共向王某行賄130000元。被告人張某于2017年4月17日主動到克山縣監察委投案,并如實供述其主要犯罪事實。

  一審法院判決:一、被告單位L監理公司某分公司犯單位行賄罪,判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二、被告人張某犯單位行賄罪,免予刑事處罰。

  4、甘肅省成縣人民法院(2018)甘1221刑初40號刑事判決(2019年1月24日)

  公訴機關成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單位F監理公司

  被告人李某

  一審法院查明,被告人李某作為F監理公司法定代表人兼總經理,為了給公司謀取不正當利益,先后向國家工作人員行賄163萬元。犯罪事實如下:

  一、在甘肅省黃河劇院拆遷重建過程中,為感謝黃河劇院總經理唐某(已判決)在該工程的監理項目和代理招標項目上的關照,以及盡快結算監理費,被告人李某先后10次向唐某及魏雪榮(唐某特定關系人)行賄現金111萬元。具體如下:1、2010年過年期間,李某以拜年名義在唐某辦公室向唐某送現金1萬元;2、2011年過年期間,李某以拜年名義在唐某辦公室向唐某送現金1萬元;3、2013年夏天,李某為了讓唐某盡快給其公司支付監理費,在唐某辦公室向唐某送現金15萬元;4、2014年年底,唐某給李某打電話讓其準備6萬元,李某隨后到黃河劇院4樓唐某辦公室,將6萬元現金交給了唐某;5、2015年年初,李某在唐某的辦公室向唐某送現金10萬元;6、2015年8月左右,李某在其辦公室向唐某送現金35萬元;7、2016年3月左右,李某在唐某的辦公室向其送現金10萬元;8、2016年5月左右,李某在唐某的辦公室向其送現金10萬元;9、2016年7月左右,李某在唐某的辦公室向其送現金13萬元;10、2015年,李某在唐某的安排下,向魏雪榮(唐某特定關系人)送現金10萬元。

  二、甘肅省黃河劇院拆遷重建項目完工后,在審計監理費的過程中,李某為了得到審計組的關照,先后兩次向審計組組長李某1(甘肅省審計廳干部,已判決)行賄現金3萬元。具體如下:1、2014年,李某與審計組吃工作餐時向李某1送現金2萬元;2、2015年春節,李某以拜年名義給李某1送現金1萬元。

  三、李某為得到甘肅省東鄉縣規劃局工程項目的監理工作,向東鄉縣某局原局長趙某(另案處理)先后四次行賄49萬元。具體如下:1、2013年,在工程項目進行期間,李某在其辦公室給趙某送現金25萬元;2、2015年,在工程結束后,李某按照事先與趙某的約定,先后三次給趙某送現金24萬元,每次8萬元。

  一審法院判決:一、被告單位F監理公司犯單位行賄罪,判處罰金50萬元;二、被告人李某犯單位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并處罰金10萬元。

  5、湖北省沙洋縣人民法院(2016)鄂0822刑初157號刑事判決(2019年2月5日)

  公訴機關湖北省沙洋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陳某

  一審法院查明:2009年,沙洋縣政府決定建設沙洋縣城市生活垃圾處理工程和沙洋縣城市污水處理工程兩個項目,并確定縣住建局為業主單位。時任S監理公司經理的被告人陳某向縣住建局局長鄭某1和兩個項目的分管副局長孫某匯報,希望將兩個項目的監理業務交給S監理公司做。但由于這兩個項目的監理公司資質要求是甲級,而S監理公司的資質是丙級,鄭某1、孫某要求陳某尋找監理資質較高的企業作為合作伙伴。于是陳某通過縣住建局總工程師吳某找到了持有甲級監理資質的L公司,陳某到十堰與L公司總經理郝某洽談后,初步達成兩種合作方案:1、整個工程的監理業務由L公司做,S監理公司提取部分利潤;2、監理業務主要由S監理公司具體操作,L公司負責安排人員進行技術指導,L公司按監理費的30%提取管理費,剩余的70%監理費由S監理公司支配使用。陳某返回沙洋后將此情況向鄭某1、孫某作了匯報,鄭某1、孫某一致同意第二種合作方案。為了規避招投標法等法律關于中標單位不得向其他單位轉包中標項目的規定,陳某于2009年7月25日代表S監理公司以個人名義與L公司簽訂了《項目承包協議書》。因監理業務較大需經過招投標程序,陳某在縣招投標中心聯系了一家招投標代理公司,同時聯系了兩家甲級資質的監理公司走過場,最后L公司中標。2009年8月,L公司分別與沙洋縣城市生活垃圾處理工程的業主、沙洋縣城市污水處理工程的業主簽訂了監理合同。2010年5月7日,L公司授權委托陳某某興公司沙洋項目部負責人。然后,陳某安排S監理公司員工與L公司簽訂形式上的勞動合同,代表L公司在現場負責監理業務。在兩個項目的監理過程中,L公司有時派人到現場進行監理,但平時項目的監理工作主要由S監理公司員工負責。兩個項目的監理費先由案外兩個公司打至L公司指定的專戶賬上,再由L公司按照之前的合作方案,將70%的監理費轉到會計張某1的個人賬戶上,至案發時先后由張某1、徐某負責管理,賬戶資金的審批開支由陳某負責決定。

  2010年至2012年,被告人陳某在擔任S監理公司經理及某分局局長期間,利用職務上的便利,采取虛假發票沖賬等手段,侵吞屬于S監理公司的公款46053.96元。

  2011年4月,范某1因做樁機生意急需用錢向其小叔鄭某1尋求幫助,鄭某1遂向陳某借錢。三人在商量借錢事宜時約定利息每月800元,范某1承諾貸款下來后就將錢還給陳某。2011年4月15日,陳某安排張某1將屬于S監理公司的10萬元公款匯入自己的個人賬戶中,同日,陳某又將這筆錢從自己的個人賬戶轉入范某1的個人賬戶,范某1收到錢后用于購買樁機設備。2012年2月,范某1通過貸款取出10.8萬元現金(本金10萬加8000元利息)交給其小媽余某(系鄭某1妻子),讓余某幫忙還給陳某。余某在2012年2月13日通過自己的個人賬戶將10.8萬元轉到了陳某的個人賬戶。2012年3月28日,申某向陳某借錢,陳某又將該10萬元通過銀行轉賬給了申某。

  一審法院判決:一、被告人陳某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犯挪用公款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二罪并罰,決定執行有期徒刑一年零四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二、被告人陳某的違法所得46053.96元予以追繳。

  6、山西省太原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晉01刑終169號刑事裁定(2019年3月15日)

  原公訴機關太原市杏花嶺區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杜某,D監理公司原經營部副部長

  一審法院查明:D監理公司于1999年4月15日注冊成立,股東M集團公司出資比例90.91%、某咨詢服務公司出資比例9.09%;2012年5月31日股東變更為M集團公司出資比例100%。被告人杜某于2008年7月被M集團公司人事部任命為D監理公司經營部副部長,任期至2011年7月,負責分管財務工作;任期滿后實際仍任D監理公司經營部副部長,職務及其工作職責順延,至2015年11月。2006年至2011年,D監理公司與某監理咨詢公司進行監理項目合作,期間該監理咨詢公司成立大同項目部,開設資金賬戶。2010年底,大同項目部資金賬戶按有關規定撤銷,撤銷前二公司決定將該賬戶內1194.9098萬元監理費提出存放于被告人杜某(時任D監理公司經營部副部長)名下的工商銀行卡內(尾號020)。2011年5月23日至10月20日,被告人杜某利用擔任D監理公司經營部副部長的職務便利,擅自將由其保管的455萬元公款分次轉入其個人股票賬戶用于購買股票,2012年1月9日被告人杜某全部清倉賣出股票后,將資金轉回其個人工商銀行卡內存放。2015年8月,被告人杜某將其保管的全部資金上交M集團公司財務部。

  一審法院判決:被告人杜某犯挪用公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六個月。

  二審裁定如下: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7、福建省尤溪縣人民法院(2018)閩0426刑初250號刑事判決(2019年4月2日)

  公訴機關尤溪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蘇某

  一審法院認為,被告人蘇某作為某交通局委派到聯正公司管理、經營國有財產的人員,利用職務便利,采取收入不入賬的形式逃避財務監管,侵吞國有財產189萬元,數額巨大,且曾因故意犯罪受過刑事追究,屬于具有其他特別嚴重情節,其行為已經構成貪污罪。蘇某利用職務便利,挪用公款歸個人使用,或者進行營利活動,或者超過三個月未還,數額共計3185萬元,情節嚴重,其行為已經構成挪用公款罪。

  一審法院判決:一、被告人蘇某犯貪污罪,判處有期徒刑五年二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犯挪用公款罪,判處有期徒刑三年;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六年十一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四十萬元;二、被告人蘇某退出的贓款人民幣二百零一萬五千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8、黑龍江省克東縣人民法院(2018)黑0230刑初51號刑事判決(2019年7月30日)

  公訴機關黑龍江省克東縣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張某,某監理公司分公司負責人

  一審法院認為,被告人張某作為工程監理單位直接責任人員,未按照《建設工程監理規范》的有關規定認真履行職責,監管不力,對工程施工方違反國家規定,降低工程質量標準的行為未嚴格按照《建設工程監理規范》的規定進行監督管理,發現其未及時下發整改通知書或工程暫停令,造成重大安全事故,直接經濟損失達100萬元以上,其行為已構成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公訴機關指控罪名成立。工程建設項目安全性關系人民群眾的生命和財產安全,被告人張某作為上升鄉進步村、永安村大棚項目監理單位的直接責任人,有義務嚴格按照《建設工程監理規范》及《建設工程質量管理條例》的規定全面充分履行監理職責,其對工程質量存在缺陷或重大質量隱患的情形有權力及義務下達整改通知或工程暫停令。按照日常生產生活中的經驗、常識及慣例,整改通知或工程暫停令在非緊急情況下,應以書面形式下達,以口頭形式下達的整改通知或工程暫停令亦應在合理期限內予以書面確認,被告人張某作為專業監理人員對此應知曉。案發后,被告人張某主動到偵查機關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系自首,可依法從輕處罰。被告人張某雖未全面充分履行監理職責,但其在項目驗收時拒絕在驗收單中簽字,并拒絕出具監理報告,對危害結果的發生采取了一定的避免措施,且在大棚倒塌復建過程中,嚴格按照監理規范履行了監理職責并出具了質量評估報告,積極挽回損失,可依法免予刑事處罰。另,倒塌的大棚在使用過程中存在使用不當的情形。

  一審法院判決:被告人張某犯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免予刑事處罰。

  9、湖北省十堰市張灣區人民法院(2019)鄂0303刑初219號刑事判決(2019年8月7日)

  公訴機關十堰市張灣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郜某,J監理公司監理員

  其他被人告略

  一審法院查明:2017年7月3日,某建設公司通過招投標承接了汽院的學生宿舍改造項目,委派被告人王某(未取得建筑工程相關從業資格證件)擔任項目現場管理負責人。J監理公司負責該學生宿舍改造項目監理工作,并安排了被告人郜某擔任現場監理。2017年7月6日,學生宿舍改造項目在未辦理開工手續的情況下開始施工。被告人王某明知被告人耿某無吊籃安裝資質、無專業施工隊伍、無高處作業相關安全保障措施,仍與耿某達成口頭協議,將學生宿舍改造項目的吊籃安裝施工發包給耿某。被告人耿某臨時雇傭未經專門安全作業培訓、未取得高處作業操作證的工人張某1、樊某進行吊籃安裝的施工作業。被告人郜某明知施工項目未辦理開工手續,也未對相關人員的操作證件進行審核,未按規定履行監理職責。同年7月8日下午,張某1、樊某在汽院西山學生宿舍28棟施工現場開始安裝電動吊籃。在安裝好卷揚機后,二人開始使用卷揚機運送配重塊至樓頂。約16時許,張某1從樓頂下到地面,將配重塊放至由其拼裝完成的吊籃內,并在未有效佩戴安全繩的情況下站在吊籃里操作按鈕,當吊籃向上爬升至接近五樓樓頂位置時,吊籃右側突然失去平衡后下墜,導致張某1從吊籃內甩出摔落在地,后張某1經搶救無效于當日死亡。2017年7月10日,被告人王某、耿某與被害人張某1家屬達成賠償協議,已一次性賠償死者家屬各項損失73萬元。

  一審法院相關被告人郜某的判決:被告人郜某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二年;二、禁止被告人郜某在緩刑考驗期限內從事安全生產、管理及相關活動。

  10、天津市寶坻區人民法院(2019)津0115刑初681號刑事判決(2019年10月25日)

  公訴機關天津市寶坻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馮某,T監理公司職工

  其他被告人略

  一審法院查明:2016年11月25日,引灤明渠沿線綜合治理項目—生活污水處理項目(以下稱八道沽村項目)由天津市某建筑工程有限公司中標承建,被告人李某為該公司法定代表人。T監理公司作為八道沽村項目監理公司,被告人馮某為該監理公司寶坻區域負責人,負責八道沽村項目現場監理工作。

  2017年8月16日,李某將八道沽村項目分包給不具備安全生產條件或者相應資質的任明明(另案處理)進行施工;后馮某在對八道沽村項目監理過程中,未對該項目違法分包情況進行審核、未對施工現場進行經常性檢查且未對施工情況進行現場記錄,導致施工現場安全隱患長期存在而未被發現,最終造成八道沽村項目施工人員李某、張某二人死亡的重大責任事故。

  案發后,被害人的經濟損失已得到全部賠償。

  一審法院相關被告人馮某的判決:被告人馮某犯重大責任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

  11、安徽省阜陽市中級人民法院(2019)皖12刑終667號刑事裁定(2019年11月1日)

  原公訴機關安徽省界首市人民檢察院

  上訴人(原審被告人)宗某,H監理公司工作人員

  一審法院查明:2018年2月,被害人郭某、張某1分別通過于某和左文杰認識在H監理公司界首制梁場負責監理工作的被告人宗某,被告人宗某答應幫助二被害人聯系車某往界首王集高鐵梁場送石子,每噸可以賺5元到6元。后被告人宗某要求二被害人分別交納5萬元風險抵押金,擅自加蓋界首王集高鐵梁場物資部、實驗室印章,為二被害人出具了收據。2018年3月5日,被告人宗某安排張某2把他幫吳某拉石子的物資收料單發送給被害人郭某,謊稱張某2系車某隊長幫郭某向王集高鐵梁場送的石子,致使被害人郭某向張某2轉賬32200元。2018年3月至5月,被告人宗某又讓滴滴車司機王某冒充送石子車某隊長,介紹與二被害人認識。被告人宗某利用負責監理工作的便利,偷拍他人在界首王集高鐵梁場過磅房的物資收料單發給王某,再由王某分別轉發給二被害人,致使被害人郭某、張某1陸續轉賬給王某275102元送石料錢,王某收取后再轉給被告人宗某,該筆錢被宗某用于歸還欠款和個人開支。2018年5月,二被害人多次要求宗某結付石料款,宗某以公司沒錢等理由推脫。2018年6月23日,宗某在界首市田緣賓館房間內被偵查人員抓獲。2018年7月3日,宗某之父退還被害人張某1172000元、郭某275000元,二被害人對被告人宗某表示諒解。

  一審法院判決:被告人宗某犯詐騙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年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二審法院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12、四川省遂寧市船山區人民法院(2018)川0903刑初447號刑事判決(2019年11月15日)

  公訴機關遂寧市船山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陳某,總監理工程師

  一審法院查明,被告人陳某與李某(另案處理)長期以來系朋友關系。2012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陳某向原安居某分局局長李某表示想到安居區某分局做土地整理項目的監理業務,請其給予關照,李某同意后,遂給副局長王某文(另案處理)及其他相關工作人員打招呼,讓他們在土地整理項目監理業務上關照陳某。經李某打招呼、王某文授意,按照陳某提出的定向邀請招標的形式,安居區某分局在選取監理單位時,采取只邀請陳某提供的三家監理公司進行比選的方式,讓陳某承接監理業務。在李某等人的關照下,2012年下半年至2014年底,陳某先后承攬了安居區某分局7個土地整理項目的16個標段監理業務,監理費總計人民幣150余萬元。被告人陳某為得到和感謝李某、王某文對其監理業務上的關照,在2012年至2017年期間,先后十一次送給李某現金人民幣4.3萬元,先后兩次送給王某文現金人民幣2萬元。

  審理中,被告人陳某已主動繳納罰金人民幣10萬元。

  一審法院判決:被告人陳某犯行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六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

  13、湖南省武岡市人民法院(2019)湘0581刑初294號刑事判決(2019年12月13日)

  公訴機關湖南省武岡市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陽某

  其他被告人略

  一審法院查明,2017年4月12日,被告人陽某以C監理公司名義與某投資有限公司簽訂了《建設工程委托監理合同》,負責“桐龍項目”建造施工的監理工作,監理費18.76萬元。C監理公司委任陽某擔任監理總監。在項目施工建造過程中陽某沒有認真履行監理職責,而是安排沒有監理資質的陽某(陽某的父親)在工地代為履職。項目在施工過程當中,不按設計圖紙施工,偷工減料。導致發生重大事故,工程中15米擋土墻于2017年12月24日坍塌。經湖南科創高新工程檢測有限公司對該擋土墻工程進行檢測鑒定,該工程擋土墻排水孔設置部分分段未按設計圖紙進行施工;擋土墻內部砌筑砂漿不密實,不飽滿;該工程衡重式擋土墻C30鋼筋混凝土基礎和C15混凝土墊層未按設計圖紙要求進行施工;該工程衡重式擋土墻未按圖紙施工設置衡重平臺和反慮包(施工圖紙為反慮包);該工程擋土墻回填土未按設計圖紙要求施工,回填土為礫砂但未進行夯實;該工程擋土墻伸縮縫未按設計進行施工;防護欄桿未按設計要求設計C30混凝土底座,未進行鋼筋預埋,不滿足設計和國家現行規范要求,存在重大安全隱患。經湖南新星項目管理有限公司鑒定,桐龍村安置點擋土墻因質量不滿足設計和國家現行規范要求,需加固處理,加固方案所造成的工程造價損失為3758743元。現工程正在加固,已支付材料款及工人工資等143萬余元,其余的在陸續支付中。

  一審法院判決:被告人陽某犯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二萬元。

  14、福建省福州市長樂區人民法院(2019)閩0182刑初777號刑事判決(2019年12月20日)

  公訴機關福州市長樂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陳某,福州市長樂區營濱路Y標段公路監理負責人

  一審法院查明:2012年2月18日,潘某1(另案處理)等人掛靠的一路橋公司中標福州市長樂區營濱路Y標段公路工程。2011年9月13日,X監理公司中標福州市長樂區營濱路Y標段公路工程施工監理。2013年5月至2015年10月份,X監理公司指派被告人陳某擔任長樂區營濱路Y標段公路工程監理工作實際負責人。被告人陳某利用其擔任該標段監理工作實際負責人,全面負責現場質量、安全、進度監理工作、確認完成工程量等職務便利,收受該項目施工方潘某1授意的林某1、潘某2、林某2(均另案處理)等人賄送的錢款共計人民幣11萬元,放松對該標段公路建設工程施工質量的監管。

  2019年12月16日,被告人陳某的家屬代為退出受賄款項人民幣11萬元。

  一審法院判決:一、被告人陳某犯非國家工作人員受賄罪,判處有期徒刑十個月;二、禁止被告人陳某自刑罰執行完畢之日起或者假釋之日起從事工程監理及相關業務活動,期限五年;三、被告人陳某主動退出犯罪所得人民幣11萬元,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15、金華市婺城區人民法院(2019)浙0702刑初1169號刑事判決(2020年3月4日)

  公訴機關金華市婺城區人民檢察院

  被告人劉某,某監理公司職員

  其他被告人略

  一審法院查明:2016年7月份左右,被告人劉某、成某(另案處理)合謀通過串通投標的方式承攬金華市婺城區秋濱街道張塢垅社區安置小區建設工程,成某負責串通投標過程中的資金。劉某找到被告人萬某負責串通投標過程中的聯系、打印資料等工作。劉某又找到該安置小區建設工程招標代理公司老板即被告人陳某1、Z工程公司金華辦事處經營科負責人即被告人洪某尋求幫助。洪某與公司員工被告人陳某2在明知劉某是為了串通投標的情況下,仍然將公司資質借給劉某掛靠投標,并幫忙聯系了其他有資質公司一同參與投標。陳某1在明知報名的單位均由劉某控制的情況下,以不收取保證金、為投標單位制作標書等方式為劉某等人串通投標提供幫助。最終,劉某掛靠的Z工程公司中標,中標金額為人民幣8115萬余元。

  一審法院相關被告人劉某的判決:被告人劉某犯串通投標罪,判處有期徒刑二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十萬元。罰金限于判決生效后十日內繳納。



  (圖片來自網絡;如有侵權,請與我們聯系,我們將在第一時間進行處理。)
?
Copyright © 2007-2022 www.sqirsji.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服務熱線:010-64708566 法律顧問:北京君致律師所 陳棟強
ICP經營許可證100299號 京ICP備10020099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311號
新时时五星技巧 河北快三专家推荐号码 河内一分彩后一论坛 网上在线配资炒股公司 广东快乐十分最快开奖 内蒙古十一选五爱彩乐 贵州快3跨度开奖l结果 广西十一选五线上购买 江苏快3开奖结果走势图 广东快乐十分app官方 白小姐六肖选一期期准中 大盘股票 上海11选5结果走势图 微信理财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图100 浙江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深圳福彩什么时候开